4166am备用-4166am金沙登录官网

4166am备用官网是澳门正规的十大网赌平台之一,为玩家提供真人在线、白家乐、牛牛、炸金花等棋牌游戏,时时反水,让玩家尽情娱乐。

当前位置:4166am备用 > 文物发现 > 瓷路人生,谦谦君子温润如玉

瓷路人生,谦谦君子温润如玉

文章作者:文物发现 上传时间:2019-05-07

古陶瓷名家朱伯谦先生离世了,我们失去了一位忠厚的长者。由于专业方向不同,资质的愚钝也不允我享有赏鉴把玩的雅趣,我无缘更多地向他求教、请益,但老乡之情,禁不住让我想起朱先生的点点滴滴。

本书为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任世龙先生的个人文集。

图片 1

  初次见到他是1985年9月的一天,在杭州市环城西路22号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的传达室。他穿了件泛旧的白衬衣,扎在皮带里,走路摆动着身子,步幅很大,显得很有精神。他知道我是新分配来的,态度亲切,满口诸暨方言。在一张压在玻璃下的花名册中,印着他考古所副所长的身份,其实是即将卸任,因为他快到退休的年龄了。

瓷窑;龙泉窑;瓷器;遗存;青瓷;发掘报告;考古调查;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任世龙出版社;陶瓷

徐元邦,男,1930年9月生,北京市人,编审。 1952年考入北京大学历史系考古专业学习。1956年毕业,分配至中国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工作(1977年划入中国社会科学院)。学术职务为编审。曾任考古所工会副主席,编辑室副主任。享受国务院颁发的政府特殊津贴。 1956年参加江西清江营盘里汉代遗址发掘工作,同年11月至考古所编辑室工作。任研究实习员,1964年任助理编辑,1977年任编辑,1983年由考古所学术委员会评为副编审,1988年评为编审。1990年9月退休,又被返聘至1994年离所。在所期间一直致力于考古学学术期刊及专刊的编辑、出版及印制工作的研究。 《考古》月刊,原名《考古通讯》,创刊于1955年,为双月刊,1958年改为月刊,1959年更名《考古》。是中国考古学核心期刊,1995年荣获全国首届优秀社科学术理论期刊奖。1957年由《考古通讯》双月刊至1959年改为月刊直至1966年“文化大革命”开始,《考古》月刊停刊为止,均为责任编辑。1972年《考古》复刊后仍为责任编辑。1980年开始筹办《考古学集刊》,至1981年出版第1集,至1990年出版第8集均任责任编辑,后即退休。 1988年入选中共中央出版局编辑的《编辑家列传》第二卷,由《中国展望出版社》1988年出版。 在职期间除任《考古》月刊及《考古学集刊》责任编辑外,还主编了《考古200期总目索引1955·1至1984·5》,科学出版社,1984年。任责任编辑的考古学专刊有《善本碑帖录》,中华书局,1984年。《中国考古学研究—夏鼐先生考古五十年纪念论文集》,科学出版社,1985年。《洛阳发掘报告—1955至1960年洛阳涧滨考古发掘资料》,北京燕山出版社,1989年(1993年获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优秀科研成果奖)。 参加编辑工作的考古学专刊及论文集有《居延汉简甲乙编》,中华书局,1980年。《明清北京城图》,地图出版社,1986年。《庆祝苏秉琦考古五十五年论文集,》文物出版社1986年。辽宁美术出版社,1991年。《中国考古学论丛—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建所40年纪念》,科学出版社,1993年。《中国商文化国际学术讨论会论文集》,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1998年。 在职期间及退休后发表的文章有: 《我对“土城规模在,石器陶片多”一文的几点意见》,《考古通讯》1957年4期。 《唐俑题名》,《考古通讯》,1958年7期。 《关于山西稷山县元墓出土的纸衣服》,《考古》1959年2期。 《考古研究所编著<长沙发掘报告>》,《考古通讯》,1958年1期。 《关于私有制起源的探讨—学习恩格斯<家庭私有制和国家起源>的一点体会》,《考古》,1976年3期。 《我国新石器时代—西周陶窑综述》,《考古与文物》1982年1期。 《苏秉琦论著目录》《苏秉琦先生纪念集》,科学出版社,2000年。 《明路晔及路升墓志考略》,《探古求原—考古杂志社成立十周年纪念文集》,科学出版社,2007年。 主要代表作: 《居延出土的“侯史广德坐不循行部”檄》,《考古》1979年2期。 《甘肃新出土的甘露二年“诏所逐验”简考释》,《考古与文物》1980年3期。 《简牍资料论著目录》,《考古学集刊》,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82年。 《表海大通马良墓出土汉简的整理与研究》,《考古学集刊》,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87年。 《居延汉简中所见的骑士》,《中国考古学研究—夏鼐先生考古五十年纪念论文集》,文物出版社,1986年。 《居延汉简所见之蔬菜》,《古今农业》1988年。 《居延汉简反映的蔬菜及其相关问题》,《庆祝苏秉琦考古五十五年论文集》文物出版社,1986年。 《居延汉简中所记吏卒病伤述略》,《中国历史博物馆馆刊》,1989年总12期。 自1994年离考古所后,先后为考古所、北京大学、夏商周断代工程、河北、河南、湖北、浙江、山西、陕西、宁夏和新疆等省市自治区编审和主编了考古学发掘报告及学术论文集等专著。大致分例如下: 北京大学考古系《考古学研究》,北京大学出版社,1994年。《考古学研究》,科学出版社,1997年。 《夏商周断代工程丛书》 考古研究所:《安阳小屯》,2004年。考古研究所:《南邠州·碾子瓦店》,2004年。均世界图书出版公司出版。 北京市文物局等:《北京奥运场馆考古发掘报告》,科学出版社,2007年。 中国历史博物馆考古部等:《垣曲商城—1985—1986年度勘察报告》,1996年,科学出版社。 王振锋遗著:《东汉车制复原研究》,科学出版社,1997年。 杨泓:《汉唐美术考古和佛教艺术》,科学出版社,2000年。 许宏:《先秦城市考古学研究》,北京燕山出版社,2000年。 宿白:《苏秉琦先生纪念集》,科学出版社,2000年。 费孝通:《玉魂国魄—中国古代玉器与传统文化学术讨论会文集》;北京燕山出版社,2002年。 张忠培等:《玉魂国魄—中国古代玉器与传统文化学术讨论会文集》,北京燕山出版社,2008年。 沙因 徐元邦等《考古文物与现代科技—现代科技考古研讨会论文汇编》,人民出版社,2001年。 张忠培:《中国考古学·走向与推进文明的历程》,紫禁城出版社,2004年。 白荣金等《甲胄复原·中国传统工艺全集》,大象出版社,2008年。 靳室:《大葆召西汉墓研究》,北京燕山出版社,2013年。 河北省文物研究所:《河北省考古文集》,东方出版社,1998年。 河北省文物研究所:《河北省考古文集》,北京燕山出版社,2001年。 河北省文物研究所:《河北省考古文集》,科学出版社,2011年。 河北省文物研究所等:《高庄汉墓》,科学出版社,2006年。 涿州市文物保管所:《涿州文物藏品精选》、《涿州贞石录》,北京燕山出版社,2005年。 涿州市旅游文物局:《涿州文物志》,北京燕山出版社,2005年。 王耀宗:《衡水阎庄法帖》,河北美术出版社,2007年(获河北省文化厅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二等奖)。 衡水市文物局:《衡水出土墓志》,河北美术出版社,2010年。 衡水市文物管理处:《衡水文物》,河北美术出版社,2011年。 郑州市文物考古研究所:《郑州大河村》,科学出版社,2001年。 洛阳市博物馆等:《洛阳博物馆建馆四十周年文集》,科学出版社,1999年。 南阳市博物馆:《学术研究文集—纪念南阳市博物馆建馆四十周年》,科学出版社,2000年。 洛阳市文物局:《耕耘论丛》,科学出版社,1999年。《耕耘论丛》,科学出版社,2003年。 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新祭葛陵楚墓》,大象出版社,2003年。 湖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江陵九店东周墓》,科学出版社,1995年。 长江水利委员会:《宜昌络家河·长江三峡考古发掘报告》,科学出版社,2002年。 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学刊·建所十周年纪念1980—1990》,科学出版社,1993年。 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学刊》,长征出版社,1997年。 山西省考古研究所:《唐代薛儆墓发掘报告》,科学出版社,2000年。 王学理:《解读秦俑—考古亲历者的视角》,学苑出版社,2011年。 宁夏文物考古研究所:《西夏陵》,东方出版社,1995年。 新疆文物考古研究所等:《交河故城—1993、1994年度考古发掘报告》(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驻中国代表处、日本国政府世界文化遗产保护基金),东方出版社,1995年。 新疆文物考古研究所:《新疆察吾呼—大型氏族墓地发掘报告》,东方出版社,1999年。 在考古研究所工作了38年(包括各项运动、下放劳动和“五七”干校的时间在内),期间跨过了两个时代,“文革”前,中国科学院领导时代,“文革”后,社会科学院领导时代。我做编辑工作打下的基础是在前十年,是夏鼐先生任主编期间,夏先生做主编时,对编辑工作的要求是认真、负责而且严格。从责任编辑推荐的稿件拟目开始,直到付印前的三次校对都要亲自审阅。包括标点符号以及外文目录,发现问题或加编者按,或另写文章加以阐明。我大致统计夏先生在做《考古》和《考古学报》主编期间,为这两个刊物写了约90篇文章。正因为夏先生博览中外书籍,深厚的学识基础和认真负责的精神,才能为期刊做出如此的贡献。先生的言传身教,使当时初学编辑的我深受教益。 考古所原编辑室的编辑是辅助研究人员,1958年我从原研究实习员职称补改为见习编辑,工资下调一级,但是对编辑工作的齿根体要求标准并不存在,只是要求研究成果和论文作为评审的标准,从“建设专家库的通知”中仍可看出这种要求的陈陈相因。如果能在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成立一个考古分社,承接全国有关考古学方面的书刊编辑出版工作,其水平绝不会次于文物出版社和科学出版社考古分社,这样编辑人员不但可以各得其所,而且还会赢得经济效益,这是个人退休后作了多年考古专业编审工作,结合现在全国考古工作蓬勃发展的情况下的一种设想。仅供放眼宏观的领导参考。 考古所建所后,是在夏鼐先生领导一代专家和刚步入考古所的年轻人打下的工作基础。建立了编辑室、图书室、资料室、技术室(绘图、照相及修复工作),上世纪60年代设立了实验室,成为在中国考古学中首次用放射性同位素测年的实验室。顺便说明一下,考古所编的《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概览1950—2000》及《考古研究所编辑出版书刊目录索引及概要》中,均有“考古编辑室”的名称出现,我的记忆中最初《考古通讯》对外联系用的是“考古研究所编辑室”的名称,《考古通讯》改成月刊《考古》后,对外是用《考古编辑部》的名称,以上均有印记为证,这两个印章“文革”时期均被军宣队收缴,《考古》月刊复刊后,由我去公安局备案,重刻了“考古编辑部”印章,“考古编辑室”的名称不知根据何来。 编辑工作是为作者服务的平凡工作,编辑也可以是作者、专家,但不可本末倒置。我作了半个多世纪的编辑工作,退休后继续为考古学作编审工作,成了无任所编辑,这已经成为我生活中的一部分,也是我一生中极大的乐趣。唐人秦韬玉有一首题为《贫女》的诗,编辑也常借此诗作为为他人作嫁衣裳的工作写照。但是能把衣料设计加工成得体的完美成衣也并非易事。把稿件作为衣料,加工时把自己视为成衣匠,先设计、再画线、剪裁直至试装得体为止,这个过程是要认真和花费精力的。所以我把《贫女》诗中最后两句的“苦恨年年压金线,为他人作嫁衣裳”,改成“乐得年年压金线,为他人作嫁衣裳”,用这种心态来做编审工作,自然就乐在其中了。 我经历了中国科学院考古研究所艰苦奋斗的前十年,到中国社会科学院领导考古所时,我为《考古学集刊》的创办和编辑出版到印刷又做了十年,此时已到了人生的一甲子,又四年后退出了考古所,开始了的无任所编辑生涯,对编辑工作退而未休直到今天。 昔日的考古研究所院内,建起了地标性的社科大饭店,新建的考古所办公楼,宽敞明亮的大办公室,进出着许多陌生面孔的年轻人,不禁回忆起初到考古所工作时的情景。 只是在政绩突显的中国社会科学院领导了三十多年的考古所,至今都未能建成一个图书馆,这未免令人遗憾。 “本来无一物,何必惹尘埃”,现时除非已不食人间烟火者,或多或少均有些尘埃在身。

  我性拙,他也没有多余的话,二十几年里,我们虽然在一个单位,也曾同住在一个院子里,但没有像样地攀过乡情、聊过天。照面时叫他“朱老师”,他头一顿,微微一笑,也就擦身而过了。上世纪80年代末的一个夏天,单位分了不少西瓜,我叫上在杭州的诸暨同学一起吃,地点就在办公室,当时也算是乡谊聚会。第二天,朱老师的女儿琼华传朱老师言,说聚会不该把他这个老乡忘了!我也理解为一位前辈长者的亲和、平易,没有当真。

基本信息:

  2002年,我参加上海硅酸盐研究所的一次学术会议,会上遇见了朱老师。上前问候,朱老师显得很高兴,我提议一起照个相,他欣然配合。会议结束前,我去询问有没有过多的行李,我直接回杭州了,可以帮他带一些。后来就到他的房间拿了一个硬纸袋,纸袋上面是一件折叠整齐的衬衣,里面可能还有几本书,拎起来几乎没有重量。我这人不太会照顾人,这次算是少有的主动,但却一直怀疑做得是否合适。或许他本没有多余的行李,只是为了我的一片心意,专门匀出一些来让我带,反而给他添了麻烦。最让我难为情的是,临走时他还郑重地送了我一块玉。

编著:任世龙

  更多的时候,我只能是远远地看见他,或者听人说他的事。虽然早已退休,但朱老师一直比较忙碌,开会、讲学,还有许多单位聘请他做业务指导。有一年将近年关,我在一家餐馆会朋友,看见朱老师也坐在角落的一张桌子边,像是有学生向他拜早年,但场面没有觥筹交错的热闹。朱老师静静地坐着,眼光落在远处,其他几位则低头吃着。不知底细的人,大概根本不会与谢师、拜师联系起来。旁边却有个默默关注、默默感动的人――什么叫“桃李不言,下自成蹊”?非如我所见者乎?

出版社:文物出版社

  为师之道大略分两种:“以智为师”和“以德为师”,两者相辅。但落实到具体的人身上,往往是各有偏重,朱老师无疑属于后者。偏于“德”,并非失于“智”。我没有资格评价朱老师的学术成就,作为《中国陶瓷史》主编之一,朱老师饮誉考古界。浙江是青瓷的故乡,越窑、龙泉窑、官窑均为瓷中瑰宝,但古陶瓷界和收藏界的朋友恐怕无法将这些如雷贯耳的窑口与朱伯谦的名字区分开来,因为朱老师是浙江陶瓷考古的主要奠基者和开创者,浙江青瓷的世界性声誉,正是朱老师等老一辈学者披荆斩棘、一锄一铲的考古发掘得来的。翻开《揽翠集――朱伯谦陶瓷考古论集》,便知朱老师最注重第一手资料。在我看来,考古学的功能,一曰“实证”,二曰“证实”。“实证”之“实”,是资料的依存和综合,这是考古学的本分;“证实”之“实”,是虚中之“实”,是理论的蓝图,是需要多学科合作的终极追求。朱老师悟得考古学,特别是历史时期考古学将长时间处在“实证”阶段,因此从不纠缠于所谓的“智”辩,而是紧紧抓住资料的发掘、辨析这一基本要义。这一朴素的洞察和他与生俱来的宽容恕道结合起来,成就了特有的“朱式”名家风范。

出版时间:2017年12月

  2003年,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庆祝朱伯谦、牟永抗考古50周年,我有感于通告墙上贴出的告示,曾赋陋诗一首:“五十年修五千载,越山吴水一徘徊。陶瓷片段说近事,玉石清音听远籁。日曙东南看依稀,梦入中原信三代。考古人从田野来,今朝更作夕阳赞!”表达对两位考古学家的敬仰之情。八年易过,夕阳终不能留,翻阅旧稿,不觉黯然。

版次:1

  最后一次见到朱老师是去年的4月30日,考古所工会组织参观湖州荻港,朱老师也去了。到了景区,大家听导游的讲解,走走停停。朱老师拄着拐杖跟在后面,累了,就坐下来歇歇。因为队伍本来就稀散,大家也不以为意。后来听说朱老师掉队,后勤的同事去照顾他了,有些心酸,有些歉疚。吃饭的时候,又看到他与其他老先生一起,平和而安静地坐在饭桌边,也就释然。我想,朱老师从诸暨乡间一路走来,走过多少山山水水、坎坎沟沟,这种没有约束的步履,正是他喜欢的走法吧!

印刷时间:2017年12月

  朱老师真的迈着这样的步履走了,走得很突然,再没给人上前搀扶的机会。莫非,前面又有一片耀眼的青瓷片吸引了他?

印次:1

  我想起朱老师送给我的那块玉,受玉于一位有德之人,是我的荣幸。(出处: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蒋乐平)

ISBN:9787501052073

内容简介:

本书为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任世龙先生的个人文集,分为考古新发现、专题研究、理论思考、综合研究四个篇章,大部分为历年发表过的文章,图文并茂,是多年瓷窑址考古工作的阶段性总结。

目录

考古发现

山头窑与大白岸——龙泉东区窑址发掘报告之一

本文由4166am备用发布于文物发现,转载请注明出处:瓷路人生,谦谦君子温润如玉

关键词: 4166am备用